青山深处踏歌来丨记湘西皇湘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正权

“花垣县那个太阳山,山中一坪接一坪。十八坪上竿子坪,仙女见了也下凡。拦门酒惹得客人不肯归,话绕绿窗梦更长……”从湘西皇湘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花垣分公司总经理吴正权深情歌声中,笔者走进湖南省花垣县猫儿乡太阳山原生态农旅一体化园,走进深入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努力实现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有机统一,走进了一条资源型乡村高质量创新绿色转型发展的新路。

20190724102250130.jpg

▲总经理吴正权

青山绿水赐个“林妹妹”

1991年春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吴正权来到龙潭镇“赶边边场”。“赶边边场”是苗家特定的采购生活用品的日子,也是湘西苗家青年男女互诉爱意的方式,即“赶边边场”又叫“会姑娘”。然而,真正表达心迹与传递情感则是靠唱苗山歌来的,即以歌会友、以歌传情、以歌为媒。因此,唱苗山歌是湘西苗家人基本的“口粮”。吴正权歌声很快迷住一个叫龙金翠的姑娘,从对歌中他知她是龙潭镇街上的,比他年长一岁;她知他是旮旯太阳山的,并是个养子。条件不对等,龙金翠遭家人反对不言而喻。父母亲实在拗不过龙金翠,只好由着她去认门。

吴正权带着龙金翠第一次来家不是直接进家门而是到屋后山四处转,他坚信当年朱元璋女儿能看得上的地方一定能留住自己女友的芳心。相传,明初朱元璋的女儿嫁到卫城,即今天的花垣,因水土不服,便上书朝廷,说现居住地“卫城住在半云间,大雾朦胧不见天,通水不通船,通油不通盐”,欲迁往太阳山居住,朝廷依其愿遂派员到太阳山区十八坪考察后修座“金銮宝殿”供公主居住,至今还流传着“卫城是个府,龙潭是个县,三角坪跑马射箭,太阳山是金銮宝殿”的民谣。果然,龙金翠被太阳山的神仙洞、万亩竹海、千亩茶林、王母娘娘沐浴的天池等美景深深陶醉了,当然最打动她芳心的还是那句“嫁过来,我定会努力为你造一座‘金銮宝殿’”。原本龙金翠父母以为女儿亲眼见到花垣当时唯一不通电的村就会打退堂鼓的,哪知这趟认门后更是除却巫山不是云,非吴正权不嫁了。太阳山村是龙金翠嫁过去两个年头才通电的,即1993年。现在龙金翠还常说:“吴正权勾了我的魂,太阳山美景定了我的心。”

20190724102318170.jpg

 

▲种植蚕桑劳动一角

感恩与担当催开幸福之花

九十年代初,有好多年轻人为摆脱农村清贫纷纷去广东沿海城市打工。吴正权也为之心动过,但考虑到养父养母年事已高便打消外出拼闯的念头。按吴正权的话来说:“虽然人生很难事事周全但尽量少留遗憾。养父养母养他小,他就要养他们老。”况且孔子圣人也告诫我们,“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然而,这又不能成追求生活安逸的理由,人要有感恩更要有担当。为了让生活过得更好些,吴正权起早贪黑拼命的干活,先后干过伐木工、砍竹工、烧碳工,做过木匠、岩匠,甚至还做过屠户,可是忙来忙去还只够解决温饱。

2000年春,邻村洞里开始小规模采矿,也是吴正权出生那个村子。这时候,养父养母都不在世了,吴正权决定去搏一把。他和他的老婆商量家里唯一值钱的两头水牛卖了筹2000元作采购雷管炸药的头钱。接着他说动同村10个年轻人跟他干,并承诺只要他们出劳力就可以占45%股份。于是,他就这样带着10个年轻人来到洞里与地租人协约好,出矿后地租人占10%股份。经三个月奋战,他们终于挖到铅锌矿带,这次吴正权分得7万多元。

吴正权用这笔钱购买采矿机器开挖平洞,可挖了1年多却颗粒无收。他仍然心有不甘可又筹不到钱只好决定卖祖房。那天,族里一个长辈指着他鼻子骂:“田要冬耕,子要亲生。吴老三(他的养父)养了一个白眼狼,连魂栖屋(老祖屋)都要败掉。”吴正权知自己任何辩解都没有用,但他暗暗发誓:“日后一定要在村里起一幢漂亮的房子。”苦心人天不负。一个月出大矿了,平均日进三万元。吴正权在城里有房有车了成大老板了,村里人都说他不会回来了。

20190724102348173.jpg

▲千亩太阳油茶林

20190724102415126.jpg

▲太阳山规划示意图

“金銮宝殿”不再是传说

墨子曰:“有力者疾以助人,有财者勉以分人,有道者劝以教人。”

吴正权的座右铭是,一个人富了不能叫作幸福,只有带动父老乡亲富了才是真正的幸福。“太阳山人民哺育了我,现在是该我回报太阳山的时候了!”太阳山位于武陵山脉中段,湘黔渝交界处,南距枝柳铁路吉首站71公里,北距张家界莲花机场150公里,西南距贵州铜仁凤凰机场和正在动工花垣县境内老天坪湘西机场。还有张花高速、包茂高速的边城出口、麻栗场出口、花垣县城出口和规划中的紫霞湖出口,均不到60分钟车程,地域交通优势特别明显。

要致富先修路。2006年,吴正权支持家乡修路的物资达60多万元。村通车那天,吴正权带着妻儿又一次来到养父养母坟前,望着远处一片翠绿的田野,他深情抚摸着养父养母坟头的黄土,就像小时候养父养母常常抚摸他一样:“阿爹阿娘,您们看见了吗?您的儿子没有让您二老失望,没有给您二老丟脸。不管如何艰辛,我一定会把家乡打造成名副其实的‘金銮宝殿’。”

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要是认准的事,哪怕风险再大,就是勒紧裤腰带,节衣缩食,也要将其办好,尽心尽力去完成。为了更好地开发花垣县太阳山原生态农业休闲观光旅游,他于2015年注册成立湘西皇湘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经过几年发展,目前公司下辖一个分公司、一个合作社。公司在太阳山先后累计投入4000多万元,截至目前,公司已经完成了中心片区约4000亩林地的承包流转,其中竹林3000亩,油茶林1000亩;种植蚕桑400多亩,并完成了前期“三通一平”基础设施、兴建年出栏5万头生猪高科技养殖场、新造蚕桑基地500亩,建设蚕房,12000平方米太阳山旅游度假村等项目,同步实施竹林升级改造、油茶林低改及300映山红升级改造。吴正权告诉记者说:“接下来,他以边城茶峒旅游为依托,将开发建设神仙洞、太阳山天池、太阳山高山滑雪、滑草场、跑马射箭场、中华农耕文化园、茶马古栈道、太阳山旅游索道等文化旅游设施,形成农旅一体化可持续发展经济产业链。”

面对太阳山日新月异的发展和一栋栋别出心裁的四合院,一个老者高兴地告诉记者:“我们祖祖辈辈一直认为‘金銮宝殿’是个传说,没想到今天吴正权真正实现祖辈的夙愿。”对龙金翠来说这是老公对她的承诺,是吴正权送给她人生的甜蜜礼物,总之别有洞天,意味深长。

大智慧才能出大思路,大气魄才能做大事业,大手笔才能写大文章,大爱心才能成就大未来!吴正权的事业之所以能如日中天,蓬勃发展,是因为他从不蹈常袭故,从不犹豫不决,从不望而生畏;始终能坚持超前创新,始终能做到高瞻远瞩;见一般人所不能见,想一般人所不想,为一般人所不敢为!正是这样,他被中国时代风采组委会授予“中国‘三农’模范人物”的光荣称号,并受邀于10月底到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参加颁奖盛典。

“为什么我的眼睛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很深沉!”一位诗人这么写道。

吴正权,用他的行动,诠释着对这片土地的款款深情。他以青山为琴,以绿水为笛,在希望的大阳山上纵情歌唱。

文/ 符云亮 王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