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桥梁”修复师——常德市第二人民医院脊柱外科主任王淼侧记

“用什么方式最经济、怎么治疗能帮患者省钱、怎么治疗创伤最小,恢复最快……”在常德市第二人民医院有一位“人体桥梁”修复师,明明是一位医生,却总操着患者的心,这位总站在患者角度考虑,为患者着想的大夫就是脊柱外科主任、副主任医师王淼。“在工作岗位上,该操的心,不该操的心他都操了,王主任就是个操心的命。”同事间打趣说。

20190813181615422.jpg

▲脊柱外科主任王淼医生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由于出生在农村家庭,王淼从小比同龄的孩子要更懂事,看到在农田里劳作一天的父亲回到家后,总是说自己腰疼,他会主动帮助父亲按摩,缓解疼痛。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父亲的腰也弯得越来越严重了,每次劝说父亲就医,父亲总是说忍忍就不疼了。王淼心里明白父亲是何种原因才拒绝去医院。不止父亲,村里的叔叔伯伯们都是这样,有个小病小痛的都是能忍则忍。此时,年幼的王淼心中无比的想成为一位医生,来帮助父亲和其他乡亲们去除病痛。

一心为患者 不计个人得失

18岁那年,王淼如愿考上了南华大学的临床医学专业。在校期间,他勤恳刻苦,最终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学业。毕业后,他义无反顾地回到了家乡常德,在常德市第二人民医院成为了一名骨科大夫。从医十五年来,他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手术5000余台,最长一次连续72小时奋战在工作岗位。

20190813181617140.jpg

▲日常工作中查房

有一次,一位年轻小伙因犁田时被耕田机绞伤小腿,因损伤严重,在外院治疗后导致感染,多次手术后感染仍未控制。后转入市二医院,正逢王淼医生刚从湘雅医院进修学习回来,经过和科室同事一起讨论后,采用先进的VSD负压吸引技术,经过三次手术后使患者的感染得以控制,腿也保住了。

在平时看门诊时,王淼经常会见到一些腰椎骨折开放手术后腰背部疼痛的患者,这种情况严重地影响了患者们的工作和生活质量,且一直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案。他暗下决心一定要解决这一难题。此后,他利用休息时间,和同事不断地学习、研究、总结。最后,在常德市他们率先成功地开展了胸腰椎骨折经皮实心椎弓根螺钉撑开复位内固定术,在未增加任何医疗费用的情况下解决了这一疼痛难题。此举给广大腰椎骨折患者带来了福音,得到了广大患者的一致好评,甚至有远从外地慕名而来的腰椎骨折患者要求此微创手术。

在王淼做过的众多手术中,最让他难忘的是一位骑着三轮车摔伤的老人,竹子从老人的腹部一直穿到椎管,并有残碎竹片留在脊柱椎管里。学医的人都知道脊柱是仅次于大脑的二级神经元,脊柱手术相对于一般的骨科手术来说风险更大,难度更高,再加上患者腹部有外伤,神经有损伤,容易引起感染。且椎弓根小,容易伤到脊髓,手术难度极大。王淼立刻召集同事们对该患者制定了最适合的手术方案,经过6个多小时紧张的手术,患者椎管内的残余竹体被取出,手术圆满成功。该患者出院前,神经损伤已经基本恢复,可以下地行走,恢复状况良好。

对于患者,王淼总是怀着一颗感同身受的医者心。科室经常会收到一些高龄患者,为了帮助他们去除病痛,提高晚年生活质量,常常需要进行手术干预。平时也有好友劝他,这些高龄患者很多医生都避之不及,你还去给他们做手术,风险多大,做好了你是应该的,万一有个什么意外,你不是自找麻烦。“患者来到了我们二医院,选择了我做他的主刀医生,是对医院、对我的信任,我必当竭尽全力地为患者治疗。”面对朋友们的劝说王淼这样回答。在这些高龄患者中,最大的有97岁的德山区居民做了腰椎骨折经皮成形术,还有82岁的脊柱结核病患者做了病灶清除植骨内固定术,都取得了很好的疗效,解除了他们的病痛,使他们得以安享晚年。

20190813181619668.png

勤奋、认真、有担当 带领团队一起奋进

2017年因为专科发展需要,脊柱外科单独成科,王淼带领着科室里的同事走上了新的征程,只要王淼上手术,都会带上科室年轻的医生,然后,慢慢让他们尝试从简单的手术做起,王淼在现场指导。每周二,王淼都会带领科室医生一起进行病例讨论、视频学习,并让年轻医生自己制定工作计划,在他的帮助下,科室的年轻医生们都得以快速成长。与王淼共事七年的老搭档,脊柱外科护士长赵媛说,自王主任成为我们科室主任至今,他从来没有准时下过班,每天都在加班研究病例。

勤奋、认真、有担当。这是同事们给王淼的“标签”。护士长赵媛告诉记者:“记得有次夜里,院里送来一个抑郁症跳桥自杀导致腰椎骨折的患者,我凌晨一点多打电话给王主任,他二话没说就赶紧来了,一晚上都陪同着患者,安抚患者情绪,同时制定详细手术方案,第二天紧接着又帮患者做手术。”王淼用行动在帮助一个又一个的患者,用行动带领着科室年轻人不断进步,用行动诠释什么是好医生。

“对不起”希望你们能一如既往的支持我

工作以来,王淼荣誉满载。他是患者心目中的好医生,是同事眼中的好榜样,但他可能不是一个好爸爸,一个好儿子,一个好丈夫。

在和王淼说起他的工作和家庭是如何平衡时,他有了一刻钟的沉默。一声轻叹后,王淼告诉记者,我很少陪伴家人,从医十五年来,只在去年休过5天假,连产假都没休过,平时家中大小事务都是妻子打理,挺对不住妻子和女儿的。去年,王淼利用休假时间带着妻子和女儿去旅游,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对女儿的陪伴,看到7岁女儿在旅游途中快乐的像个小天使一样,王淼更多的却是心酸和愧疚。相比对妻子和女儿的愧疚,王淼感觉更加的愧对自己的父母,因为他早已忘了学医的“初衷”——帮父亲去除病痛。2019年年后第一天上班,刚准备开始一天工作的王淼接到的母亲的电话“你父亲晕倒了,你快回来呀!”母亲焦急的声音,让王淼感觉到情况不太妙,出于对患者,对工作负责任的态度,王淼没有立即回去,而是用了一个小时进行工作交接后才匆匆返回。“也许早点回去可能会恢复的更好”。说到这儿,这位在手术台上身经百战的铁血汉子不禁有些双眼微红。

面对记者的问题,王淼表示,科室目前正在瓶颈期,想要突破,需要我们科室全体上下共同努力,身为科室主任的我更加不能懈怠,今后我的重心还是只能放在工作上。在这里我也想借记者之口向家人们说声对不起,希望你们还能一如既往地支持我,理解我。

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不算长,但是这期间不断有人敲响王淼办公室的大门。看着还有很多工作要忙的王淼,记者不忍多打扰便起身告辞,王淼在说声抱歉后又匆匆投入工作中。(融媒体记者 刘玺东 赵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