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点亮艺术人生 ——对话画家贺丹晨

贺丹晨、湖南人。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现任文旅部艺术中心中国画创作研究院学委会副主任、研究员。中国艺术教育研究院院委专家。国家艺术基金专家评审委员会委员。川音城市与环境艺术研究院院长,教授,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兼任: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馆特约馆员,四川省政协特邀委员、省政协书画院副院长,第六届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等职。

20190711190121516.jpg

大写意的严谨与奔放、静寂和内敛的气度、生动的造型与稳健的形象、浑穆沉雄的格调、妙趣横生的情趣气韵、飘逸蔬散的气势以及钧天广乐的美感,构成了贺丹晨绘画独有的、令人折服的艺术魅力。

20190711190123885.jpg

3月的长沙,细雨蒙蒙,在依山傍水的广电圣爵菲斯别墅酒店5栋,推开他的房间,遇见了多年不见的贺教授。一头银发,风度儒雅的他正与我大学时的校友阿桂、建军、西洋、阿熊及她俄罗斯留学的女儿熊雨珂等画家攀谈。贺教授点着一支烟,正在缓缓地谈着什么,整个房子里的气氛在他的精彩演说中,显得轻松活泼。

20190711190136877.jpg

▲为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创作的《民族欢歌》(尺寸17米×3.5米) 作者:贺丹晨

与贺教授谈几句后,有俄罗斯留学归来的美女画家半榷要用苹果手机录像,我导演了一下,请贺教授坐在倚窗的地方,白纱窗帘下有茶几,我和教授边喝茶、边抽烟,开始了我们的访谈。

记者:从您的绘画中看到了一些有思想的作品,请您谈一下对艺术悟道的见解。

贺丹晨:首先说悟道,这个悟,用心,用你自己的心来体会,就是竖心边一个吾,叫悟。道是一种思想。一种主张,关于道的词汇,来源于庄子,老庄哲学。就中国文化是由儒、释、道三大文化主体组成为主体。所谓悟道,大到你对生命的体会,小到你从事的各个行当的体会,这就叫悟道。

我体会道,大到自己,小到自己的生活方式,一定是很简朴的、可以持之以恒的、耐人寻味的,这种生活方式和生命体,就是道。这是从生命意义来说。

从专业来说,我是从事绘画的工作,绘画的过程,其实是在做梦,把一种梦想,通过虚拟的转换形式,又虚拟又实在的形式表现出来。把自己的记忆留下来,把自己的想法留下来。

我认为绘画有两大功能。一是把梦想留下来,第二是尝试他的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通过造型语言,基本表达语言,尝试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这就是绘画的比较重要的价值。他的核心价值,在于个体的思想,就是你讲的道,能不能转化为一种好的艺术形态。

20190711190126150.jpg

记者:在当下对于当代艺术的看法,都有不同的认为,您是怎么看?

贺丹晨:不管是当代艺术还是传统艺术,我认为没有新旧之分,只有好坏之分。当下披上当代的外衣,专行苟且之事的人,在中国很多,现在新闻上很热闹,我就不点名了。我的眼里,那些以模仿、抄袭别人的成果的行为,这叫抄袭。你如果是自娱自乐的话,没关系。要是产生经济效益和市场效益,沽名钓誉的话,那就比小偷更可恶。他就是偷盗剽窃。

在我的感觉中,题材上的东西,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并不重要,表现的形式有传统的,有试验性的,也不奇怪,不能一概而论。什么叫当代性?这是谁下的定义?我认为的当代性是什么呢?我认为当代性是一种思考。这个思考应包括几个方面,第一、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一种思考。现在社会很复杂,人际关系很淡薄,各种各样的战争,各种各样的人际紧张关系,各种各样的估计,或是叫无聊。第二、人与社会的关系。这个社会和艺术家个体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关系?第三、是人与自然的关系,我觉得所谓的当代性是一种表现形态。在我的感觉中,题材上的东西,有古代的有现代的并不重要;表现的形式有传统的,有试验性的,也不奇怪,不能一概而论。

20190711190129366.jpg

记者:现在的画展很多,有时像看惯秋月春风一样,您怎么看?

贺丹晨:我看画有三原则,一种是能不能留住我的眼,在视觉上,有没有我所没有想到的构成形式和技巧;二种有不有留住我的心,我对他的创作,构思和技巧,有我没有想到的,我要学习。三种是合起来有没有意义,这种意义是因人而异的,每个人的价值观念是不同的。这三点使我看展览很快。因为我们从事这种绘画工作45年,看的东西多了。

记者:您对传统与创新,继承与发展的看法。

贺丹晨:传统性和创新性,继承与发展,这是两个概念,是推进向前走的,是有历史沿革的,在这基础上往前发展,是顺其自然发展的,这是你说的继承与创新。其实未必要讲那么多词汇。人呀,社会上的人,会容易犯一个毛病,就是过多的夸大了自己的能量。有一句话,叫读史而明镜,就是懂得历史就会眼睛雪亮。还有一句话叫无知者无畏。没有知识,没有涵养的人,对以前的事不了解的人,就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也不怕,这也是可贵呀;这是原始的可贵点。但是我觉得无知无畏在这个社会太多了,动不动就披上各种各样华丽的的外衣,生怕自己落后,搞当代的,搞前卫的,你到底是搞什么的?在所谓的当代艺术作品中你有几件是优秀作品。当然也有优秀的,这在历史发展过程中的艺术发展过程中,是正常的探索,如果没有这种探索,社会是前进不了。历史上,总有一些先吃螃蟹的人,在探索中前进。

20190711190133635.jpg

记者:众所周知,您在人民大会堂创作了一幅大作,《民族欢歌》及诸多重大题材作品,请问您在创作中有什么新的思考和手法。

贺丹晨:有些作品只是尺寸大一点,大作谈不上。(屋内欢笑声一片。)

孔子早就说过: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这是孔子讲的做人的基本观点,从现在的角度来说,有些东西可取,有的不可取。这个志于道,他认为这个道是恢复周礼,使所有的人类、各阶层温文尔雅,知其大礼,以后老百姓都按部就班,各阶层的人做各阶层的事。后面就是德和仁,就是道德观念。仁义等我们就不展开讲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游于艺有两层含义,并不仅仅是技艺的问题。我的绘画作品,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我比较关注社会问题,我很反感社会上的一些现象。我就创作了一系列叫中国的标准形态,就是我很反感的一些现象,通过传统年画的形式,通过现代的制作方法,丝网印刷。上面带渲染,加上现代书法和木刻的印制的综合体,还是平面构成法。这些作品,后来美国大使馆的伊米,汉斯,都买走了。

第二个阶段,关注重大题材、重大事件。我创作的关于我们老家郴州的冰灾,还有为汶川地震,四川保路运动等大画,都被政府部门收藏。还有人民大会堂的金色大厅的《民族欢歌》,17多米乘3.5米的大画等等。

第三时期,尽可能多的寻找一些快乐。正如丰子恺讲的:这个社会我们有很多无奈,我们唯一可以选择的是内心的快乐。

记者:您在创作时是如何找到快乐并有步骤地进行?

贺丹晨:我就是设置了自己,我的创作理念是在作梦。我在画面中设置了一个老头,这十年,是形成了一个品牌了,永远带一二个小孩子,永远三四个老头在各种快乐之间活动,去寻找自己。我最喜欢一句话:终日不带冠,世间无是非。只要你不在世俗的社会中头戴重冠,负重一种压力,一种累赘,就没有那么多是非。是非其实是自己内心的纷乱。有没有是非,不是别人说你什么,而是你自己心乱。这十年来,也可以说近五年来,我很快乐,我的心态就是:我就是佛。我走到哪里,就觉得这里挺好,比如,住圣爵菲斯,我就觉得很好。我内心很干净,越来越干净。

记者:您的绘画技法经常有所创新吗?

贺丹晨:你说的是一种技法,其实是我在探索三种技法,不敢说是创新,但一定是探索。我的色皴法,给人民大会堂画画后,得到一种体会,用冷暖颜色,在宣纸上把西方的科学的色彩关系,结合中国的程式化的颜色来制作,这就是我探索的色皴法。

第二种。叫油墨法,就是勾线,就是水墨画和工笔画,是单一的颜色,是黑白对比的颜色,我加上了一些现代的材料,勾线染色后会形成第三种和第四种颜色,就丰富了平面上的感染性。

第三个就是勾填法,更多取之于传统的壁画。像唐卡和工笔画,将现代工艺美术技法,把它结合在一起,在中国宣纸上进行尝试。我想我这三个技法用十年时间,一旦成立,便可以在传统的绘画的格式化的基础上,向前推进一小小步。记住,只有一小小步,因为一个人的能耐只有这么大。

记者:您的绘画有什么特点呢?

贺丹晨:我的绘画特点,立足一个情字,人物画没有情,没有互动,你内心没激动,怎么能引起别人的激动?引起人家的美丽思考?这个情字非常重要。

记者:您对纷繁复杂的艺术形式,是怎么看待。

贺丹晨:画者,不要说艺术家,那太大了,我们就是一个画家。更重要的是全方位的修养,对人性的一种修为,对情感的一种锤炼,对技法的一种高度的要求。这三种足以立世,不要披上各种华丽的外衣,那没有意义。

我的人物画,有着强烈的中国文化符号,加之结合西方的科学精祌形态,业已形成了自已的面貌。其实你作装置也好,影象也好,行为也好,只是一种媒介形态。你看八大山人的画能说不现代吗?对不对。作品简洁,极简主义。它们的元素多漂亮!我们的汉简,我们的秦砖,我们的魏碑,你把字放大了,现代不现代?不是形态不一样,是观察角度不一样,认识修为不一样。那些玩现代的好多人我都认识,我知道有些人是有才华的,但大多数人是没有才华的,他搞不来其他东西,才搞那个的另类,是投机主义者。因为其本来就功力差,又不想下功夫。所以只能如此。

访谈两盏茶的功夫,来接送贺丹晨教授的车到了,我和阿桂及阿熊和留学生一起离开了氤氲的别墅区,一起到另外一个艺术中心开始新的艺术交流……柳建球 整理

融媒体记者 胡洪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