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琐忆:亦神亦仙芙蓉峰

自衡岳九千仞而来,催开一朵芙蓉,仿佛花中藏世界;望洞庭八百里之外,踏破几重云雾,依稀海上现蓬莱。这祯亦神亦仙的美景,说的就是我安化老家屋后的芙蓉山。

20190510095533971.jpg

芙蓉山,我的故园

不知是故土难离,还是人老多情?最近总是想起或梦到故园的山水、逝去的亲人和乡友。夜深人静,常常辗转难眠,外公外婆和双亲的音容总是挥之不去,仿佛从故乡缓缓向我走来。

当时光的漏斗里沙粒还在不停地滑落,让我有了些许闲暇,思绪如树根扎向泥土般向过往伸去。芙蓉山,我的故园,仿如一片被荒芜的圣地,再次清晰在我的心田里,那些儿时旧事,亦如奔泻千里的黄河之水,在脑海中澎湃。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这旷远的景象,我当时并不能理会。外公告诉我,这首诗是唐代刘长卿写的,写的就是我们屋后这座芙蓉山。通过外公的讲解,我的脑中仿佛定格了这么一幅画面:太阳就要落山了,阳光投射在西边渐远的群峰,给白雪皑皑的山头笼罩上了一层薄雾。一个老人独自行走在层峦叠嶂的芙蓉山中,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远处隐隐约约显现出了一座茅屋的轮廓。天色更加昏暗,马上就要入夜了。他轻扣门扉,立刻传来了一阵清脆的犬吠声,以迎接披风戴雪的主人归来。

芙蓉山又名青阳山,位于安化县城东南61公里的仙溪镇芙蓉林场境内,属衡山山系,主峰蚂蟥山,海拔1427米,为全县第二高峰。芙蓉山共有72峰,东西5公里,南北8公里,奇峰叠秀,状若芙蓉,故称芙蓉山。“芙岭朝云”旧称安化十景之一,土人望云气可占晴雨。山上曾有芙蓉寺和广化寺,明正德年间(1506—1521年)建。李筹有诗,“偶上芙蓉山,山殿朝阳晓,直上弧顶高,平看众山小。青翠满层峦,藤萝拂幽沼,始悟人世间,纷纷亦何扰”。

外公与毛润之的故事

外公讲得最多,也最念念不忘、铭记一生的,是他与青年毛泽东的那一段故事。

1919年7月,在湖南第一师范就读的毛润之(注:毛泽东的字)决定作一次访友之旅,借此做一次社会调查。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去读无字之书,向社会去求学求教,此行他邀了他的同乡、学长,时已在长沙楚怡小学任教的萧瑜(字子升)为伴。他们身不带分文,以游学先生的方式向人乞讨化缘,以资路费。外公贺仙亥(又名贺梯),是毛润之在长沙第一师范八班的同窗好友。毛润之当年和萧子升游学到芙蓉山,在九龙岩湾子(今仙溪三星村)停留了三天,住的就是我外公家。几位年轻人彻夜长谈,寻求真理,播撒下了安化革命的种子。

毛、萧二人在梅城游学时,在当地任教的吴仁美老师慕名拜会了毛润之,两人交谈甚欢。吴仁美老师详细地介绍了芙蓉山的生态人文,毛润之为之神往,便构思了后来在诗中出现的“芙蓉国”,并当即写了一首《七律·云雾山》相赠。吴老师将其夹在自己珍藏的《罗经解》一书中,1995年侄孙吴庚戍在翻阅叔爷遗物中发现了此作,迅速传开。诗曰:

高处登临放眼量,山清水秀好风光。

云雾生辉迎夕照,芙蓉吐艳浴朝阳。

洞庭浩渺回天际,黄鹤雄踞镇汉江。

若得仙霞常作伴,人间苦乐浑然忘。

此诗在毛主席诗词创作中,是第一首气势磅礴、心怀宇宙的大作。可见,芙蓉山给一代伟人留下了何其深刻的印象。

1925年6月,回湘养病的毛润之再一次来到安化,搞农民运动考察,播撒革命火种。这期间,他在我外公家居住时间较长。

当时的湖南省军阀赵恒惕,一直试图抓捕毛润之。他对在革命群众中威望很高的毛润之先生又恨又怕,曾惊恐地哀叹:“湖南再来一个毛泽东,就没有我赵恒惕的立足之地了!”得知毛润之去了安化,他密派快兵跟踪。安化当地的地主豪绅对润之先生也是恨之入骨,时时将毛润之的行踪告知赵恒惕派来的人。因为这些,当时在安化的润之先生处境是相当危险的,时时刻刻都得提防他人。我外公为掩护润之先生开展革命斗争,费尽了心思,为中国革命作出了重要贡献。

为了躲避敌人的抓捕,润之先生和我外公每天早晨天还没亮,就跑进重峦叠嶂的芙蓉大山中,直到太阳落山才返回家中,吃饭也在山中。

一天,因天气突变,润之先生和我外公不得不提前回家,在路上碰到一个放牛老倌,老人惊异地问:“你们这个时候到山里搞么子?”毛润之相当机智,当即扯了个谎说:“我是来看山的——买山人。”老人回家就对当地群众贺梅藩说:“仙荄(我外公别号)太不应该,带着外地人来看山,岩弯子的竹山比良田还好,难道把它卖给外地人?”

我外公对润之先生的掩护工作做得很好,深得润之先生的信任。一个漆黑的夜晚,我外公将润之先生送到长塘,保护他离开了安化。临行之时,润之先生送我外婆象牙筷一双。这双象牙筷现存于安化文化馆,是这一段重要历史的见证。

芙蓉茶久负盛名

芙蓉山,集秀丽、悟道与祈福于一体,山势雄伟而俊秀。山腰松杉混杂,境内宜种茶叶,“芙蓉山顶多女伴,采得仙茶带露香”。芙蓉茶素负盛名,从北宋中叶开始,直至清末,历朝历代都被列为贡茶。

时至今日,上品“芙蓉毛尖”,驰誉海内外,成了古城安化在国际上的一张响亮名片。随着安化黑茶品牌的影响不断扩大,并随着芙蓉山抽水蓄能和风力发电站等国家项目的建设,年轻的“亦神”茶庄潘亦可大掌柜誓将芙蓉山打造成茶旅文一体化的生态观光区,把传承经典的芙蓉仙茶打造成茶行业的航母。

桑梓琐忆,亦神亦仙芙蓉峰。无论是那遥远的山中草屋,抑或那个风雪中寻找温暖的游子,还是那位心怀天下、访贫问苦、千里游学的润之青年,或是在山下生、山下死的外公,甚至如我辈,在芙蓉山的眼里,都是过客,都是云烟。亦神亦仙,只有人民幸福的生活,才是最美好的祈愿。

文/简人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