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故事”私搭乱建大煞风景报道后续 违建屡禁不止谁之过?

近日,本报又接到业主投诉:长沙市雨花区美洲故事小区东区G6的拆违工作,仅进行到一半便停工了,拆违人员刚走,该别墅的违建又继续了。

3月29日,本报以“‘美洲故事’私搭乱建大煞风景”为题,报道了该小区违建现象。4月4日,记者受邀前往该小区见证雨花区圭塘办事处的拆违行动。时至今日,圭塘办事处仅对该小区东区G6进行了部分拆违,且该小区其他违建项目并没有拆除计划。记者于4月21日,再次前往该小区,进行了实地查看、采访。

20190425131917275.jpg

只拆了柱子的G6栋。

城 管

拆违第一责任人是街道

记者再次进入小区,看到的景象依旧:小区内施工队伍一茬茬,施工机械噪音隆隆,小区路旁布满泥土,路边停满了工程车辆,原本的毛坯也正在规划扩建,G6栋施工人员正在紧张地施工之中。“美洲故事”小区正上演着新一轮的违建“故事”。

4月21日上午,记者一行驱车前往雨花区圭塘街道办事处,来到城管中队,采访了指导员罗圭。

记者:拆了哪栋小区,哪些地方?

罗圭:东区G6栋,房子正前面。

记者:房子的其他几面呢?

罗圭:其他的没有拆除。

记者:相当于东区G6栋拆除了三分之一?

罗圭:几分之几,具体不清楚。

记者:G6栋四面只拆了一面?

罗圭:两边应该也拆除了一点。具体执行方是街道,市里有文件规定,对在建的违建第一责任人是街道。这些事情具体是街道的一个副主任在安排处理。

记者:G6栋旁边那栋还没有拆吧?

罗圭:你说的是F14栋关于打桩的事情吗?

记者:对。

罗圭:打桩的事,我们已经调查了。他们从下面打了几十米的管道去做地暖。F14栋北边有一些违章搭建。(小区内)有很多把地下车位加了一个平台往外面拓宽,可以放两台车。这些违建有一段时间了,拆除比较困难。至于这一块的违建怎么拆,为什么进度缓慢,我也不是很清楚。

记者:G6栋拆了一部分以后,对小区整体拆违街道办事处有没有一个具体的意见?

罗圭:你可以去找负责城管工作的一位副主任了解下情况。他叫李盛,以前是中队长,现在是(办事处)副主任,在三楼办公。我上次看到你们当代商报报道的那篇文章,写得客观公正。物业有责任。主要是物业公司没有履行门前三包,对小区的违建没有做到巡查发现、制止报告。他们是非常清楚别墅的原始样子,不但没有及时制止违建,也没有在一个星期之内以书面的形式向街道报告,这是物业公司非常缺失的。一旦这个东西已经建好,再去采取措施就很难拆除了,有些和主体联在一起,拆起来真的很困难。

物 业

不敢以书面形式举报

采访完指导员罗圭,记者来到三楼找街道副主任李盛,人不在办公室。记者一行到五楼找到宣传专干吴丹。告知来意后,吴丹说,街道正在开党政负责人会,要我们等一下。等了一段时间,记者一行离开了街道。

来到小区物业公司。接待我们的是该公司总经理助理李尧。

记者:我是当代商报记者。3月27日,我们到你这里,朱凯总经理接受了采访,你看了报道没有?

李尧:看了,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

记者:城管来拆违没有?

李尧:来了一拨人,大概20台车,城管的也到了,后来拆了两天就没有来过了。

记者:拆了哪些地方?

李尧:把G6栋的前面拆了。

记者:有业主反映,包括G6栋在内,小区内还有不少户主一直在违建。

李尧:我们一直是劝导停工。他们有些装修公司一家公司接了两户的施工量,他们就偷偷摸摸施工。我们不可能时刻看着他们,趁我们不在他们就继续开工。

记者:你们向城管书面报告了没有?

李尧:报过,报过社区。

记者:你拿个报告底子给我们看看。因为城管说你们没有书面报告过。

随后李尧从电脑输出一张“报告”,记者发现,该“报告”是投诉“美洲故事”西区的而不是东区。

记者:东区这么严重的违建,你们怎么没报告?

李尧:考虑到物业公司和业主的关系,直接这么上报会影响我们跟业主之间的关系。物业去举报还是不好,所以公司还在慎重考虑这件事情。但是,我们有打过电话联系相关部门,这个我可以证实。

记者:据城管说,你们发现违建行为,必须以书面形式报告。

李尧:我们经过了这个事情,也发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所以还是要(书面报告)。以前的管理上有失误和漏洞,目前公司也在调整方案,我们该完善的肯定要完善,要依法办事。

记者:“美洲故事”东区违建,你们打算以书面形式向城管报告吗?

李尧:(材料)准备得差不多了,不出意外的话就这两天(提交报告)。

业 主

相关部门缓作为不作为致此乱象

从物业公司出来,记者一行又再次返回小区东区,随即采访了一位陈姓业主。

记者:这栋别墅是不是您的?

陈先生:是我五年以前买的,这个小区原本自然环境不错,但被人为破坏了。你看,到处在私搭乱建,整个小区就像过去乡里的农房一样。

记者:你们投诉过没有?

陈先生:我们早就投诉过。

陈先生拿出手机,找到《红网》上的一个投诉和回复。记者看到,投诉时间是2016年9月8日,回复是2016年9月23日,落款是“中共雨花区委办公室”。

记者:你意思是说长沙市委市政府,雨花区委区政府早就知道这个小区私搭乱建了?

陈先生:是的。你看进小区两边的基本上没私搭乱建,越往里头走越厉害,有的已弄得面目全非了。这种局面的形成,相关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以这么说,“美洲故事”小区的私搭乱建成风,是相关部门的缓作为不作为导致的。

记者:上次不是来拆了几天?

陈先生:是的,确实搞了几天,来了一些人,把G6栋拆了几根柱子,但没拆完就走了,后面也没看见再来人。雷声大,雨点小!还有这么多违建怎么办,政府也没个说法,住到这里头甭说享受,简直是受罪。

记者:你对政府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陈先生:政府要尽快地完全彻底地将违章建筑拆除。这一来可以震慑以后违建的;二来还小区一个本来面目,让业主买得放心,住着舒心。希望政府为民干点实事。

街 道

还没有整体拆违的具体计划

中午时分,记者接到街道副主任李盛的电话。

记者:“美洲故事”拆违拆完了没?

李盛:我们联合区城管大队组织了一次拆违。那天下雨了,天气原因导致不好施工,机械进不去(G6)。平台的三根柱子我们拆了三天。那个棚盖业主承诺自行拆除,业主说怕我们专业技术不够,加上不懂架构,自己拆就熟悉一点。具体是怎么交涉的,我要问一下区城管执法中队。

记者:就是说剩余违建部分由业主自己拆,是吗?

李盛:拉开架势的时候我也参加了,还列了队,后面第二天第三天我有别的事,就没去现场了,我就交给执法中队了。

记者:小区里面还有其他的违规建筑吗?

李盛:东区的105栋,西区196栋,加起来是301栋。“美洲故事”从建成到今天有一些年头,这是多年积累来的。小区一般人进不去,不拿证件或其他证明就不能进去,有时候巡查也很难发现。有的业主在装修时拉开的架势蛮大,把架子一架起来就围住了。巡逻的人也对这一方面不是很专业很懂,就不知道业主是在装修还是违建。你要说“美洲故事”这个违建,确实是事实,而且这种现象存在多年。大的小的,有的在楼顶加一点,也有在旁边扩一点。这是事实,我们不否认。

记者:据业主反映,G6栋的业主还在违章建筑,这个情况是否属实呢?

李盛:我也是才听您这么说的,您来之前没有跟我联系过,执法中队没有跟我说这个事。您这样好不好,我现在要他们马上去现场好吗?

记者:好的,那你们街道办事处对整个小区拆违是不是有个计划?

李盛:街道办事处的计划可能还要跟其他主任领导开个会。因为施工、时间和经费,靠街道组织有点困难。城管的业务不仅仅是拆控违,还有环保、摊贩、店外经营、工地夜晚施工等等,把其他事情放下,单搞控违这也说不过去。有违章建筑要拆是必须的,只是时间安排的先后问题。

记者:小区正在建的违章建筑你们下了停建通知书吗?

李盛:都下了。长沙这些别墅无论是在建的,还是建了很多年的都有这个现象,不是针对个人、哪个领导或哪个街道就能够把这个事情一刀切,只能根据现在的人力物力财力和其他业主反映情况的强度,来跟社区物业介入逐步拆除,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拆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