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五”老颜(小小说)

老颜是一所乡村学校的校长,一个身型瘦小,面庞清矍的中年男子,他喜欢穿一件灰色的夹克,戴前进帽,炯炯的眼神,不苟言笑的脸,透着一种不易接近的威严。

有人说,老颜是一个活在真空里的人,业务水平极不错,经常获得上级部门表彰,但学校的人际关系却总是一蹋糊涂,经常得罪人。有一次,年轻教师小弘抱着书本气冲冲地走进学校办公室,脸色苍白。身后的校教导主任也尾随进来,边走边劝说:“老颜就爱钻牛角尖,谁不知道?”小弘一下子把书本重重地摔在桌子上,气呼呼地说:“他也太不尊重人了!”办公室里的人一时被弄得一头雾水。后来听教导主任私下里说,老颜要听组里的数学课,他就安排小弘上了一节课,结果这节课上了还不到十分钟,老颜突然打了个暂停的手势,站起身来只说了一句话:“数学课还是讲成这样老一套的,没有一点创新,学生的兴趣从哪里来?学生的整体素质又怎么提高?”说完头也没回扬长而去。

课后,教导主任又找老颜想挽回一下,说了小弘的课是如何地好,可老颜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小弘是组里教学成绩最好的老师,被他这么直截了当一下砸了牌子,换做谁也接受不了。第二天,小弘在路上碰见了老颜,有意想掉过头过去,没料老颜特意喊住他打他的招呼,好像昨天的事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尽管老颜在学校里很多老师也都不太喜欢他,可他仍一心执着于教学事业,勤于学校管理,钻研自己的业务知识,别人说什么也并不在意。

也许是老颜一心装着的是学校与学生,日常生活中的思维方式与别人不一样吧。故而在这个校园里,常有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如有的老师甚至个别家里穷的学生向他临时借了点钱,不久还钱给他时,他竟然记不起有这回事。他一句“你搞错了吧”拒绝接钱。还有,学校里发教学备用的笔本之类物品,他几次忘记去领,当办公室人员给他送去没领的笔本之类用品时,他居然推说“已经领过了”,让人拿回去。还有,老颜为了改善教工伙食,尽量让大家吃好一点,他便要求本来已捉襟见肘的学校食堂启用自助餐制。可他呢,总是最后一个去吃饭,好像他喜欢吃凉饭剩菜似的。这些稀奇怪事,渐渐地大伙们都司空见惯了,也就不奇怪了。但大伙还是觉得老颜情商实在低,甚至有点“二百五”,于是有人暗地里就干脆都改叫他“二哥”了。

这话终有一天传到了老颜耳里。谁料他听了,只是哈哈一笑:“二百五就二百五吧,当这样的二百五又有什么不好?”

老颜所任校长的学校条件较差,每逢年底,历任校长都要和当地乡村干部打交道,要些资金来支持一下学校周边环境建设,如校前道路修整、学校外围水电基础设施维护等开支。由于乡村的条件差,老颜又是外地人,一些乡村干部都推来推去不肯给钱,每次老颜都是空手而去空手而回。这一年春季,一场大雨将离校门不远的那条小溪上的石桥给冲垮了,住对面的学生上学时就麻烦了,需要要转远道入校。老颜见了,便立即跑去附近的村委会,希望村里及时把小溪上的桥梁修复好。可是不到半个时辰,有人远远地就看见老颜从外面回来了,一脸的焦虑,大伙心里明白要村里筹资修桥的事黄了。老颜见大家都瞪着眼看他,腼腆地像个大姑娘似的低头不语。可是,当他看到学生们向他投来祈盼的眼光时,他不知从哪里来的精神,霎时脸上的晦涩一扫而光,他强露悦色,说:“有钱修桥了,是有人赞助的!”第二天,老颜喊来施工师傅,在那条小溪上面铺设了一座坚实的水泥桥。后来有知情人透露,这次修桥“有人赞助”,其实就是他自个儿掏了5000元作赞助。

老颜“二百五”的秉性,让许多人难以适应,不苟同。故而全校教职工中,能与老颜脾性相近者无。这年年底,上面教育部门过来对校长老颜进行考评测试,全校对老颜打“满意”分的,只有一人,也就是他自己。

不久,老颜被调往其它地方任教去了。老颜是什么时候清理了行当走的呢?有人感到奇怪,但是在校教职工都不知道。有人跑去老颜办公室,只见那张办公桌上放着一个信封,里面装有2000元和一张字条,字条上面写着一行字:这是上次AA制聚餐节省下来的钱,本想作下次大家聚餐时再花,现我走了,便留给大家作改善伙食之用吧。

后还据知情人透露,老颜是在上个星期天里走的,走的时候,当地数十里村民纷纷赶来为他饯行。

(作者:刘奇叶,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学会会员、湖南省株洲市传统文化研究会会长、《株洲文化》执行主编。)